電話傳來老婆的嬌吟聲…̷日本色情毛片网站0; [2/2]

bv2.us

「啊……」老婆被我意外的動作弄得一聲長吟,又發現這時不該發出這種聲音,頓時臉變得通紅通紅。

「小雨你怎麽啦?你在做什麽?」海濱可能感覺到了異樣。

「沒,沒,我在做按摩啦!」老婆斷續掩飾。

「噢,這樣啊?那你做完早點回家,這麽晚了。」「嗯,我會的,很快就回去了。」「路上小心啊!」「好,我會的,你也早點休息吧!拜拜。」「拜拜,小雨。」老婆挂掉電話,轉過身來把我推倒在床上,隨即跨坐到我腰上,右手握住我的肉棒對準自己的洞口,屁股往下一沈,「噜」的一聲全都插入她的淫穴。

老婆嬌媚的望著我,瘋狂地扭動著屁股,像是要把我的肉根磨掉一樣,刺激得我也瘋狂起來,抓著老婆一對美乳用力地揉捏起來。

老婆一邊扭動一邊發出欲望的呻吟:「啊……舒服……好爽……好刺激……老公……海濱……干我……我要……」我也不可自抑的興奮,用力向上挺動著雞巴,在老婆瘋狂的動作下,我終於再也忍不住了,一聲悶吼,一股熱精像離弦之箭,射入了肉洞的最深處。

老婆也同時伏下身來,緊抱著我,指甲掐到我肩膀像是要抓進我的肉里,不斷地嬌喘,下面一陣陣收縮,一股溫熱從下身傳來,老婆也高潮了!

……良久,老婆靠在我身上,輕輕的說:「老公,剛剛……你好猛,我好喜歡。」我撫摸著老婆的秀發,說:「老婆,那是因爲你剛剛表現得太好了,我才會這麽猛。」「剛才差點露餡了,我好怕。」「怕什麽?又不是做壞事。」「可是……被他知道了,怎麽辦?」「什麽怎麽辦,大不了讓他干一次嘛!」我調笑道。

「你說什麽啊?老公,再說不理你了。」老婆嗔笑道,我知道她不是生氣。

「真的呢,我想那樣一定很刺激。」「不行,我只讓你一個人玩。」「嗯,那要不這樣,你的身體只讓我玩,但是下次,你跟他在電話里做怎麽樣?」「電話里怎麽做啊?」「就是我配合你們啊!他想怎麽玩你,我就幫他來實現。」「老公你真壞,壞死了!那他會怎麽看我啊?我真成淫婦了。」「說真的,你還喜歡他嗎?」「嗯……也不是不喜歡……還是朋友嘛!」「不喜歡就是喜歡了,又不是沒干過,有什麽關系?只要你喜歡就行。」「這不同的啊,老公,這怎麽可以?」「沒關系的,老婆,如果你享受、我舒服,他也快樂,有什麽不可以呢?」「要是被人知道……」「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誰會知道?你看他那麽關心你,不會害你的。」「你一定要這樣嗎?」我沒有回答,閉上了眼睛,在舒暢過后的疲憊中緩緩睡去。睡之前我在腦子里回答了老婆:「一定!」(四)在我的慫踴下,老婆跟海濱的聯系越來越密,經常通電話聊天,當然偶爾也開開葷玩笑,但沒有出格的言語。

一個周末的下午,老婆下班回來后,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問她怎麽了,她也不吭聲。

好一會,老婆才小聲說道:「老公,他……晚上去市里參加一個舞會,想讓我當他的舞伴……」「他是誰啊?」我看著老婆不安的眼神,故意調笑道。

老婆臉又紅了,啐了我一口,道:「就是他啊,你知道還問!」我笑了笑,輕松的說:「你想不想去呢?」「我很久沒跳舞啦……」「我看不是因爲這個吧?是不是很想再被他摟在懷里?嘿嘿……」老婆受不了我的調笑,撲進我懷里,不停地捶著我的胸口,說我又笑她。

在打打鬧鬧中,我同意了老婆的外出,老婆有點按捺不住的欣喜,美美的親了我一口,然后去洗了澡,開始挑衣服。

「不用挑了,就那件紅色的。」我指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說道。

「這件好久沒穿了,不知道還穿不穿得下,最近好像長肉了。」老婆一邊咕哝著,一邊拿起裙子套到身上。

「好緊啊!老公,我真的長胖了。」女人真是,長一點點肉就受不了,咬牙切齒的。

我在一邊看著老婆修長的身材,緊緊的連衣裙包裹出迷人的曲線,傲挺的雙乳、翹起的隆臀,尤其是短短的裙擺下露出的一雙美腿,不由連連贊歎。

「老婆,很漂亮,就這件了,剛好,一點也不胖,真的。」老婆看了看我的眼神,確定我說的是真話,又改嗔爲喜的說:「那好吧,聽你的。」老婆又挑了雙紅色的高跟鞋穿上,站在鏡子前淡淡的化了妝,噴了一點點香水,然后左右前后再審視了一下自己,確定比較滿意了,才對我說:「老公,怎麽樣?」看著老婆一身紅色裝扮,秀發披肩,再加上白嫩的肌膚、玲珑有致的身材,忍不住輕輕的摟住她,說:「老婆,你肯定是今晚最美的女人。」老婆嘻嘻一笑,打開我正撫摸她豐滿胸部的手,好像突然才想起來似的說:

「老公,我又忘記穿內衣了!」我早知道了,故意不提醒她的,我知道這件裙子只能從頭上往下套,而老婆又顧著化妝,把內衣給忘了。不過這也是她經常忘記的事,我喜歡還來不及,哪會提醒她。

看著老婆爲難的樣子,我說:「算了,不要穿了,不然搞亂了,妝又要重新化。」老婆飄了我一眼,說:「那怎麽行啊?被人看到……」「這衣服又不是透明的,再說里面還有胸墊,怕什麽?」「那胸墊一點點大,只能蓋住乳頭啦!」「那不就行了,本來就是這樣設計的嘛!再穿上內衣,后面不就可以看出內衣帶子,多不好啊!」這句話說得老婆連連點頭,稱贊我說:「還是老公想得周到,看到帶子多難爲情。」可是內褲不能不穿,我再三堅持也沒法說服老婆不穿,只好退而求其次,挑了一條黑色丁字褲。老婆穿上后,從裙子外面看不出一絲痕迹,火紅的連衣裙下包著的難道是一個全裸的胴體嗎?真是令人浮想連篇……出門的時候,老婆說可能會晚點回,我說:「如果很晚就不要回了,在市里過一夜再回,免得辛苦。」老婆沒有聽出我的異樣,答應了一聲就出發了。

我不禁開始聯想,海濱看到小雨性感的樣子,會不會想起以前和她一起翻云覆雨的情景呢?會不會想看看小雨裙下久違的肉體呢?會不會想再一次把小雨豐美的雙腿拉開,把自己粗大的雞巴全都塞入小雨緊緊的肉穴呢?

我在興奮和緊張的情緒中等待了幾個小時,腦子好像出現了小雨被海濱摟在懷里,在昏暗的舞池中抱在一起,海濱上下其手,撫摸著小雨豐挺的乳峰、揉捏著小雨豐滿而富有彈性的美臀,親吻著小雨溫熱的嘴唇,把帶著強烈男人氣息的舌頭伸進小雨的嘴,跟小雨熱辣的舌吻,兩人緊緊摟抱在一起,旁若無人的……受不了啦!我開始有反應了,雞巴有擡頭的迹像,於是撥通了老婆的電話。

「老婆,舞會開始了嗎?」響了幾下才接通,電話里傳來老婆的嬌喘聲:「開始啦,剛剛跳完一首波多野结衣作品中截图,好久沒跳了,好累啊!現在休息一會,你聽,下一首開始了。」果然聽見音樂響起了,我問道:「感覺怎麽樣啊?」「還好啦,很久沒跳舞了,都有些不適應了,老是走錯步,嘻嘻,踩了他好多次。」老婆調皮地笑道。

我好像看到了海濱一臉的苦笑:「那你要補償補償他啊!」「他也要求過啦!再下一首陪他跳,補償他。」「再下一首是什麽?」「《一千個傷心的理由》,我們以前跳過的。」「啊,就是那首情人舞嗎?要兩個人完全摟在一起的。」我想起了以前我們跳情人舞的時候,老婆兩手環扣摟住我的脖子,我也雙手摟住她的纖腰,兩人緊緊貼在一起,老婆把頭深深埋在我的胸口,胸前凸起的雙峰壓在我的胸膛……難道今晚又要重現嗎?只是男主角換了人。

「嗯……是啦,你是不是不喜歡啊?」,老婆聽到我「啊」的一聲,以爲我生氣了。

「不是不是,你跳得開心點,就當回到從前,好好享受吧!」「嗯,謝謝老公!」老婆在電話里親了我一口,不一會音樂又響起,舞曲開始了。

挂掉電話,我有點怅然若失,可是又有點興奮莫名,太複雜的情緒……晚上11點,接到老婆電話:「老公,舞會結束啦!我今晚就不回了,他在酒店訂了房間,我已經在床上了。」我心頭一跳,說:「只有你們兩個人嗎?」老婆「噗」的一笑,說:「怎麽,不放心啦?不是的,我們都是單間,不是住在一起呢!嘻嘻!」我也調侃道:「住在一起也沒什麽,不睡在一張床上就行。」「那可不一定哦!說不定他一會會過來呢!」「那你不要放他進來,萬一他起了色心,要強奸你怎麽辦?」「你放心啦,不會強奸的,如果他想要,我就給了他,用不著強奸的哦!」老婆非常配合著我的幻想,真是好老婆。

「你是不是勾引他了?」「還用得著勾引啊?你不相信老婆的魅力嗎?」「相信相信,他是不是對你動手動腳了?」「嗯,跳情人舞的時候,他摸我了。」老婆的聲音突然變得低低的,好像生怕別人聽到。

「摸你哪里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把硬挺的雞巴掏了出來。

「就是……胸啊……屁股啊……還有……下面都摸了。」「你沒攔住嗎?舒服嗎?」「我沒想攔啊!他想摸,我就讓他摸啊!摸得我好舒服,癢癢的,下面都濕了。」「啊,那他摸到你里面去了嗎?」「沒有啦!隔著內褲摸的,不過肯定摸到我的水水了,嗯……」老婆也禁不住有點興奮起來,哼了一聲。

「我就不信他不想摸到里面去。說,是不是瞞著我?」「沒有啊!你要不信,我呆會叫他過來摸給你看。」「好啊,你現在就去找他。」「……才不要……那好沒面子的。」老婆發嗔的說道,女人真是,摸都摸了還要面子。

「那你等他過來摸你?」「如果他過來找我,那我就……全都給他。」「會讓他親你嗎?」「嗯,讓他親我,我要他親遍我全身,就像以前一樣……」「那不是會被他脫光了嗎?」「是啊!穿著衣服怎麽親我全身?嗯……讓他脫掉……」「那你會不會把他也脫光?」「他才不用我脫,自己就會脫光了。」「那你不是會看到他……的雞巴?」說出「雞巴」這兩個字,我的雞巴也憤怒的顫抖了一下,我用一只手握住,滾燙滾燙的。


老婆也被刺激得唇乾舌燥,有點喘不過氣來:「啊……我看到了,好大……比你的還大!」「老婆,想不想被他干?」「嗯……想……老公……我讓他干我……干你老婆……」「叫他來干你,快!」「啊……老公……海濱干我……我要你的……大雞巴!」「誰干你比較爽啊?」「啊……都爽……老公,我下面好癢……」「他不過來干你,你就用手吧!」「嗯,好難受啊!老公,想要……」「啊……老婆,我要過來干你,把你干得死去活來!!」我已經忍不住要爆了,老婆電話里傳來的喘息和呻吟,讓我的雞巴不停地發硬發抖,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老公,我要,你要是不來,我就去找他了,我受不了啦!」「嗯,去吧去吧,趕緊去給他操你啊!」就在這時,電話里傳來「咚咚」的敲門聲,老婆連忙低聲說:「有人敲門,等一下。」我說:「如果是他呢?」「那……你說怎麽辦?」「你看著辦吧!不管怎樣,只要你喜歡就行。」「嗯,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去看看。」說完,老婆挂掉了電話。

良久,電話不再響起,我充滿憧憬的看著電話,等待著它再一次響起……(五)敲門的是海濱嗎?老婆讓他進來了嗎?接下來發生了些什麽?我腦子里不由又浮現出嬌妻被大雞巴深插到底恣意狂操的淫糜畫面,頓時血脈贲張,拿起手機就要撥老婆的電話,由於心跳緊張,手都有點發抖。

我還沒撥出去,「叮咚」一聲響,有條短信來了,原來是老婆發來的:「老公,手機快沒電了,你趕快上QQ。」上QQ沒問題,爲什麽要趕快?但我並沒有遲疑,馬上打開電腦。在緊張和興奮交集的心情下,開機的幾分鍾變得好漫長,開機動畫條有規律的滾動著,好像變成了海濱的肉棒在妻子的肉穴里抽插的旋律……開機完畢,馬上登錄QQ,然后彈出老婆的一個視頻請求,我馬上點同意。

視頻里出現了老婆洗完澡后的樣子,全身她只包了一塊浴巾,高挺的乳峰把浴巾撐得鼓鼓的,頭發濕濕的,發梢帶著水珠,有的水珠還掉下來掉到肩膀、胸口,然后沿著深深的乳溝流入那誘人的峰巒深處,留下一條閃亮的水漬……「老公,他來了,剛去洗澡,我手機快沒電了。」「老婆你好性感!」老婆甜甜一笑:「那我把視頻開著,讓你不但能聽到,還可看到,好嗎?」「好好好,那你把屏幕關了,他不會知道,讓我看你被他操吧!」打出這個「操」字,我已經唇乾舌躁,全身熱血上湧了。

「嗯,真是色老公……他要出來了,我關啦!」攝像頭一陣搖晃,定格下來已經不再對著老婆,而是對著床。

老婆走到床邊,揭開薄被,躺了進去。剛躺下,海濱出現在視頻里,180公分的高個,略帶黝黑的皮膚,健壯又不顯得霸道的肌肉,正是我老婆最喜歡的類型,難怪能竊取我老婆的芳心呢!

海濱也圍著一條浴巾,但浴巾下卻明顯鼓脹起來,這家夥是一直挺著的吧?

海濱沒有說話,把被子慢慢揭開,然后看了一下我老婆羞紅的臉,雙手把她的浴巾解開,頓時,我心愛的老婆一絲不挂的玉體橫陳在白色的床上,傲立的雙乳、平坦光滑的小腹、舒展修長的美腿……一時之間春光滿屋。

我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同樣的,我聽到了海濱的呼吸也粗重起來。

海濱盯著我老婆的玉體掃瞄了好一會,不停發出「啧啧」的贊歎聲,說道:

「想不到,想不到,小雨你是怎麽保養的?這麽多年了,身材還這麽性感!」老婆嬌聲道:「那你還楞著干什麽?好看你怎麽不動手?」海濱似乎這才回過神來,趕緊伏下身子,貼在我老婆的身邊,左手從她的小腹撫摸到胸前,然后握住老婆的右乳,同時頭一伸,親住了我老婆的兩片嘴唇。

「嗯……」的一聲嬌哼,老婆扭動了一下嬌軀,雙手抱住海濱的頭,開始跟他熱吻起來,兩條靈活的舌頭翻滾著交織在一起,老婆閉上美目,不斷地發出勾人的喘息聲。

海濱的雙手也沒的閑著,把老婆上身抱起,讓老婆背靠在他懷里,舌頭還一直糾纏著不放,然后兩手從老婆腋下穿過,一手一只玉乳握在手中,緩慢而有節奏地揉捏起來。老婆的乳房愈發堅挺,連兩粒乳頭也在空氣中硬硬的傲立,像兩顆帶著成熟氣息的草莓,垂涎欲滴,誘人無比。

海濱雙手在老婆的胸前不停地活動著,有時一手撫摸著老婆光潔的小腹,一手緊握著一只乳房,把乳房揉捏成各種各樣的形狀;有時兩手托著老婆的雙乳,像掂量份量一樣的撥動,引起波濤洶湧。老婆已經有點情緒亢奮了,兩條玉腿不停地扭動、磨擦,好像下面已經癢得不行了。

海濱終於把嘴抽離了老婆的朱唇,抽離的一刹,老婆發出長長的一聲嬌吟。

海濱的嘴從老婆的唇邊移動到她耳根、脖子、肩膀,每一處都細細品嚐,輕輕舔舐,好像是在品嚐一道美味可口的餐點。

海濱把我老婆放平,然后弓著身子,把頭移到老婆的胸前,在老婆一聲滿足的嬌喘聲中,海濱親上了老婆的美乳。

海濱的舌頭在老婆的乳房上肆意舔弄,偶爾含住乳頭用力吸吮,這種動作會讓老婆感覺麻癢難當,老婆把海濱的頭緊緊摟住,好像要讓他吸得更緊,永遠不要放開。但海濱沒有停留,細細地把玩了老婆的雙乳后,繼續往下移動。

終於來到了老婆緊閉著的大腿,海濱一邊用手在老婆滑溜的大腿上摩挲,一邊用嘴在老婆的大腿根部,密林深處探索,鼻子發出深深的吸氣聲,他是在聞我老婆蜜穴里散發出的淫香吧?

海濱的表情很陶醉,老婆閃亮的陰毛下發出那既淫又騷的氣息,讓他也不禁伸出舌頭,一頭鑽入了森林中。

老婆在海濱的玩弄下,下面騷癢不已,海濱輕輕扒開了老婆緊閉的雙腿,一幅勾人魂魄的畫面呈現在他眼前!只見老婆美腿盡處,一道玉門如開似閉,在密林中若隱若現,已經春情泛濫的小穴閃著淫光,一絲朱亮的蜜汁從肉縫中溢出,彷佛帶著淡淡的淫香。

海濱出神地緊緊盯著老婆的下體,一時竟忘了動作,老婆雙腿一夾,把海濱的頭夾住,然后雙手用力把海濱的頭按向自己的陰部,嘴里發出夢吟般的淫聲:

「舔我……好癢……」海濱「咕嘟」一聲吞了口口水,湊近老婆的肉穴,伸出舌頭貼著老婆的肉縫從下往上來了一個掃蕩,把老婆舔得舒服的叫了一聲。

海濱把老婆的腿打開,肉縫也因爲腿的角度而緩緩露出內里春光,兩片薄薄的陰唇分開,現出一個深幽無比的暗洞,洞口上面小小的陰蒂也開始初露如豆,淫光閃閃,海濱被眼前美景誘惑得心癢難熬,伸嘴含住了老婆的陰蒂。

「啊……好舒服喔……嗯……海濱……我要……」老婆已經頂不住海濱的攻勢,開始淫聲浪語起來。

海濱還舍不得把嘴移開,雙手緊緊按住老婆的大腿,舌頭在老婆的肉穴中翻滾攪動,甚至伸進了老婆的陰道里面,把老婆舔得淫水直流、嬌聲大作。

老婆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騷癢,坐起身子,一把將海濱推倒在床上,然后跨坐到海濱的頭上,把海濱的浴巾一把掀開,一條又粗又大的肉棍昂然挺立在老婆的面前!老婆伏下身子,讓海濱繼續舔弄著小穴,自己一把握住海濱的雞巴,「咕噜」一聲,老婆把海濱的龜頭含到了嘴里!這時的我已經被視頻里的淫景刺激得無法控制,開始打起手槍來。

海濱的雞巴在老婆的口交下變得越來越硬,老婆的口水在肉棍上塗了一層又一層,整根肉棍都被帮帮色撸撸我老婆吃得濕透發亮。

海濱也被老婆弄得淫興大發,把老婆抱了起來,放到床邊,自己下了床,站在床邊上,把老婆兩條玉腿架在肩膀上,老婆主動地抓住海濱的雞巴,把龜頭對著自己早已濕透的小穴,海濱用力一挺,大雞巴整根沒入了我老婆的淫穴!

「啊……好大……好脹……好舒服……干我……海濱,像以前一樣干我……快……我要……」老婆彷佛回到了從前跟海濱干炮的日子,淫叫起來。

「啊……好緊……小雨,你還是那麽緊……一點沒變……好爽!」「誰叫你的家夥大……我老公的……小很多……當然緊……啊……」海濱用力地操干著,陰囊拍打著老婆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床也禁不住他的力量,「吱吱」響個不停。老婆在他的操弄下,雙手亂舞,好像要抓住什麽,又好像是要丟掉什麽。

「啊……不要……不要舔我的腳……好癢……啊……好癢,受不了啦……」海濱一邊干,一邊把老婆的玉趾含到嘴里吸吮起來,老婆最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下體湧出一股淫液。老婆抖動起來,瘋狂地叫著海濱的名字,在海濱深深的抽插中,老婆高潮了。

「啊……我來了……我不行了,被你干到高潮了!海濱……射我……快……跟我一起……啊……我要上天了!!!」海濱嘴里發出「嗷嗷」的低吼聲,粗大的雞巴在老婆的蜜穴里插進抽出,帶出一股股白色的淫汁,順著老婆的屁眼,流到了床上、地板上。

「啊……小雨……好爽……操你……操你這小騷貨……」「海濱……操我……我是你的……女人……操死我吧……」「喜歡我操你……嗎?」「嗯……喜歡……你的雞巴……好大……好喜歡……比我老公的大……比我老公操得爽……爽死了……」「以后想被干就找我……你老公沒用……滿足不了你。」「好……我天天找你干我、操我……不讓我老公操……就讓你操……啊……頂到我里面了……好深好深……」「你天天來……給我操……讓你老公……天天戴綠帽……」「嗯……天天……給你干……會干壞了……老公會知道……」「知道又怎樣?誰叫他的小!」「好……那你天天來操我……把我操得死去活來……讓我老公知道……也沒關系……海濱……我只要你操我……」「啊……小雨,我要射了,射到你里面!」「射吧……射我……沒關系……啊……」「唔……啊……」聽著兩條肉蟲的淫聲浪語,我這個做老公的已經忍不住快速套弄起自己的小雞巴來,在老婆和海濱的高潮聲中,一股精液射到了地板上。

高潮過后,海濱抱起我老婆進了浴室,傳來水聲,但是良久不見出來,可能是又一輪開始了吧?可是我已經筋疲力盡了,就由他們去吧!於是顫抖著手關掉了視頻。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