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色色资源站2017的美老婆(陳太太) [3/3]

bv2.us

兩人悶聲不響地又抽插了七八十次。陳太太呻吟著說道:“這樣做我好累呀,我們到床上去吧”?我停止了抽插,撥出陰莖,抱起陳太太,走進房間,把她放到床上后,趴在她身上又使勁插起來。大概是昨天晚上做了兩次,剛剛又射掉的緣故,這次時間較爲持久些,應該是七八分鍾吧?我腰間一麻,又一次射進了她的體內。

一會兒,我拍拍陳太太架在我屁股上的大腿,陳太太放下腿和放開圍在我腰上的雙手,我從陳太太身上爬起來,斜靠在床背上半躺著問她:“有煙嗎”?陳太太說道:“抽什麽煙啊,我最討厭男人抽煙了”。但仍是抓起我的長衫圍在腰間,起身下床走了出去,把煙,火機和煙灰缸一起拿了進來。我從她手里接過來,抽出一根點燃吸起來。陳太太上床后扯掉圍在腰間的衣服,赤裸著偎在我的懷里,用手把起我軟塌的陰莖,撿掉一根因精液和淫水粘在上來的不知是她的還是我的恥毛,細細端詳著我的小弟。我一只手摟在她的肩上,問她:“滿意嗎?”陳太太回過頭,朝我妩媚地笑了笑,依舊把頭轉回去把玩著我的小弟弟。我注意到陳太太陰道里流出來的精液掉到床單上,汙了一片。對她說,楊姐,你的床單髒了。

陳太太低頭一看,伸手在陰戶下抹了一把,然后把沾滿精液的手掌塗在我的胸前,說,“還不是你干的好事”。我問她:“我和老陳比,誰厲害啊”?陳太太把頭靠在我的胸前,“不知道”。“你說說呀,我想知道”。“好了,好了,算你更凶,更色,行了吧”。“那就是我更厲害喽?”陳太太的手捏了一下我的陰莖,“臭美嗎?你才幾歲呀”。“喜歡和我做嗎?”“不喜歡”,陳太太答。“真的嗎”?“好了,好了,說不過你”。

我把抽了一半的香煙作勢朝她身上燙去:“你的身體太完美了,給你留個記號吧”。陳太太急忙躲閃,“你要死啊”。“你的身材和皮膚真的很好,不象是生過孩子的呀”。我看著陳太太曲線畢露細嫩白晰隱約可現青色血管的肉體說。“沒你老婆的好吧”。“不,你更漂亮,我那黃臉婆生完孩子都不知成什麽樣了。”“慧慧(我老婆,我這樣叫她)不是很漂亮嘛,這麽年輕就叫黃臉婆呀,那我呢”?“你比她更性感,更誘人”。“你別誇我了,要是把她換成我,你舍不得吧”?“最好是兩人都躺在我身邊,兩個都不缺,一塊兒愛”。“呸,真是人心不足呀,真要這樣,慧慧還不殺了你”。“要是我老婆不反對,你願意嗎”?“別說這些不可能的事了”。

我把她的雙腿叉開,然后扒開她的陰戶,把那根抽了一半的香煙倒頭插進她的陰道里一厘米多。然后放開手,陳太太的陰辰自然合上,把香煙夾住了。你干什麽?可別燙到我了“。陳太太要夾緊雙腿。”別動,動就真燙著了。“我把臉埋在她的雙腿間,裝作抽煙的樣子。吸了一口氣,然后叭哒著嘴巴說:”啊,味道果然不同“。”是什麽味啊“?陳太太湊趣道。我閉上眼睛,回味無窮的樣子,說:”唔,牛奶味,蘋果味,香梨味,還有一股,啊,是——騷味“。陳太太看我那樣子,再也忍不住,揉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然后伸手拿起香煙,把插進她陰道的煙蒂那頭塞到我的嘴里,”味道那麽好,那就再嘗嘗吧“。我猛吸兩口,然后把煙放進煙灰缸里撚滅。

”好了,回家睡覺去也“。”不在我這睡嗎?反正沒人“。陳太太伸手纏住我的腰說”那好呀,我巴不得呢。我只是不好意思說呀“。”呸,人都被你偷去了,討了便宜還賣乖,你的臉皮那麽厚,還知道不好意思呀“。陳太太探起身子把煙灰缸放到地上。我伸手刮刮她鼻子,”究竟是誰偷誰還不知道呢,不是你在偷漢子嗎?“ ”這麽久來在我家花了不少錢吧“?陳太太忽然問我。”錢算什麽,得到了你,再多的錢我也不心疼“。”你可真夠大方的呀,這兩天一出手就是兩千塊啊。“。陳太太說著又把我的襯衫圍在腰間,跳下床去找到鑰匙打開梳妝台的一個抽屜,拿出一疊錢數了大概有三千元,走過來塞在我放在床上的上衣口袋里。”你干什麽呀?“我問她。”你的錢還給你,誰要你的臭錢呀,這樣我就心安了“。然后又上床來偎在我的懷里。我沈默不語:真是個貪圖肉欲的女人呀,爲了肉欲之歡,竟然也變大方起來了。

陳太太扭了扭身子,在我身邊躺下,”睡吧?別胡思亂想了“。我也跟著躺在她身邊。陳太太把一條薄被輔在倆人身上,然后抓過我的一條手臂,枕在頭上。臉對著我,閉上了眼睛。我一只手伸到她的下面,不停地梳理著她的陰毛,不知什麽時候,就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醒過來了,只覺半邊身子酸麻麻的失去了知覺。扭身一看,那條手臂還枕在陳太太的頭下。她還睡得香香的,嘴邊綻出笑意,是夢中也嘗到了交歡的滋味嗎?看著她,我不禁這樣想。我想把手臂輕輕抽出來,可手臂失去知覺,根本不聽使喚。只好把另一只手輕輕擡起她的頭,然后靠蠕動身子來帶出那條麻gogo国模图吧木了的手。就在快要抽出來的時候,陳太太睜開眼睛,也醒了。

她朝我笑了笑,把身子朝我這邊靠了靠,”你沒睡嗎“? ”睡了,剛醒。“我答道。我抽出手臂皺了皺眉。”你怎麽啦?“她關心地問我。”手臂麻了“。她抓過我的手臂,輕輕地幫我揉著。 ”現在幾點了“?我問她。她抽出枕下的手機看看,”哎呀,已經七點鍾了“。”餓嗎?我去煮飯你吃吧“?”不用了吧,我們出去吃好了“我說。

”還出去啊,多麻煩呀。再說,和你一起出去,被人看到怎麽辦?算了吧,還是我去煮煮,很快就好的。“陳太太說著,要穿衣起床。我抓過她的內褲和胸罩,”這就別穿了,反正在家里“。在她穿裙子的時候,我注意到她的大腿間和腿根部分由於沾到的精液和淫水干涸,結了一層薄薄的精痂。

她穿好長裙,在我的臉上拍拍:”你再睡會吧,做好了我叫你“。等她出去后,我把她的內褲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沒有什麽氣味。又打開看了看,這是棉質的白色三角褲,質地還挺好的,鑲著機器繡的一些小花。上面有些淡淡的斑痕,大概是沾上了她的淫水留在上面的痕迹吧。我想到它緊緊地包在陳太太的屁股和陰戶上的樣子,小弟弟又勃起了。我放下她的內褲,抓過她的胸罩,這時聽到她在客廳打電話。

”……媽,我是秀芳啊,……平平在你那邊嗎?……吃晚飯了沒有?……老陳有事出差了……我晚上有個同事生日請我吃飯,要晚些才能回來……平平就留在你那邊,我明天一早來接他上學……“我笑了:原來肉欲之歡也使她成爲一個蕩婦了。看來是晚上還想留我在這過夜吧。我穿上內褲,走到客廳坐下,電視還沒關,不過A片早已放完了。我過去關了VCD機子。然后去泡了壺茶,坐在沙發上調轉頻道看新聞聯播。

喝了半壺茶,見新聞聯播也沒什麽內容。於是起身走到廚房,看到陳太太只套了長裙沒穿內衣和胸罩的身體,不由燃起一股欲望,我走到她背后,摟住她的腰。她轉身朝我一笑:”不睡了?馬上就好了“。我把她的長裙撩到腰間,露出她白白圓圓的屁股。她在我的手背上打了一下:”干什麽呀,餓死鬼嗎,對面的人家會看到的啊“。我轉身”啪“地一下關掉廚房的燈說:”這下可以了吧?“陳太太轉過上半身來吻我。我一邊吻她,一邊把她的長裙卷到她的腰部,用手摸著她光滑的屁股和大腿。然后朝她的陰戶摸去。一會兒,陳太太的下面便濕了。

我扳轉陳太太的身子把她的上半身朝洗碗池壓去,陳太太的雙手撐在池邊,弓著身子,蹶起屁股,我扯下內褲,用手夾住小弟,找準她的陰道口,用力一頂便插了進去。陳太太在我插進去時哼了一聲,一只手反過來摟緊我的屁股。我的兩只手抓住陳太太兩只豐滿的乳房,也許是陰莖上也結了精液形成了干硬的薄痂吧?盡管陳太太的陰戶水汪汪的,但開始時進去時覺得還不是很順溜,於是先輕柔地抽插了七八下,待陰莖完全地沾到淫液后,便很順暢了,我就大力地抽插起來,這次沒有換姿勢,而且干得特別久,足足干了十幾分鍾,陳太太在我的大力抽插下,上半身已經是伏倒在洗碗池邊了,我伸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發現兩人的淫水順著她的大腿快流到了她膝蓋部位了。

陳太太極爲配合地扭動著屁股來迎合我的進攻。一會兒,陳太太的屁股不再扭動了,她半癱在那邊一動不動,只任由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里橫行霸道地進進出出馳騁掃蕩,我又抽插了數十次,身子一抖,陰莖在她的陰道里跳動了幾下,便全軍覆滅了。我繼續讓陰莖插進陳太太的陰道里,感受著陳太太極爲潮熱的陰道的包裹。用雙手去抓捏陳太太的乳房。陳太太也不直起身,上半身仍是伏在池邊,似在體味著剛才歡娛的余韻。

我忽然聞到一陣焦臭味,我吸吸鼻子,”什麽東西燒了“?陳太太這時如夢方醒:”哎呀,是我的菜“。顧不得我的陰莖還留在她的陰道里,也不顧我赤身裸體,直起身子,急忙走到開關邊,按亮電燈,然后沖到爐邊,掀開鍋蓋,鍋內炖的肉早已焦糊了。”這可糟了,吃不成了。“陳太太一臉失望的神情。”算了“,我安慰她,”有了你,不吃飯也飽了“。”真對不起。“陳太太端起鍋,一臉歉意對我說。”要不,我炒兩個蛋給你吃吧“。”好呀,你吃了我兩個蛋,我也吃你兩個蛋,算扯平了“。”你胡說什麽呀,去去去,一邊呆著去,還不穿上衣服,真不要臉“。

陳太太推開我。我伸手進她的裙內,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把,沒想到原本射在她陰道內的精液已全部順著腿根流到大腿上了,我觸手滿手都是粘粘乎乎的液體,我的手在陳太太的左臉上一抹:”香吧?聽說精液美容呢,不要浪費了啊“。陳太太用腳踢了我的小腿一下,”好臭啊,誰要你的臭東西呀“。我撿起地上的褲子,擡頭看到菜藍里放了幾根辣椒,心中一動,乘陳太太不注意時偷偷拿了一根,到房間塞在枕頭下面,回到客廳看電視。幾分鍾后,陳太太把菜端了出來,”開飯了“。我只穿著內褲赤裸著身體走到餐桌邊。陳太太說:”你沒有衣服嗎?淨出洋相“。

我說:”又沒外人,我們誰跟誰呀“,我坐下來。陳太太盛了滿滿一碗飯給我,夾了一大塊蛋到我的碗里:”嘗嘗我做的菜好不好吃“?”好吃,好吃,我早嘗過了“。”可今天不一樣呀“。上了床就連做的菜都不一樣了嗎?——我心中暗笑。”好吃嗎“?陳太太看我吃了一口菜。”好吃,好吃,就象你一樣好“。我嘴里誇張地咂巴著。”就你嘴貧“。陳太太滿意地笑道,拿起碗,給自己裝飯。我一碗飯還沒吃完,陳太太問我:”喝點酒嗎“?”好呀,不過你要陪我喝“。”我可不會喝“。陳太太起身拿了一個杯子給我,然后又去拿了一瓶”劍南春“,”沒有好酒,這是最好的了“。開蓋往我杯子子倒了滿滿一杯。”你不喝嗎?“我端了杯子喝了一口后問她。”好喝嗎“?陳太太抓起我的杯子喝了一口。”哎呀,好凶呀,你也少喝點吧,喝醉了又要……“。陳太太嘻嘻笑著不說下去。”喝醉了就又要強奸你了,是吧?“我笑道幫她說完。”知道就好“。陳太太說完,”撲哧“一下笑出來。”那你多喝點,讓你強奸我好了“,我順手在她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陳太太舉起筷子在我頭上敲了一下,”懶得理你“。吃了幾口飯,她又說,”喝點湯吧,喝酒的人喝點湯好“。”好的“。我扒完碗里最后一口飯。端起酒杯”再吃點飯吧?“”不用了“。”再吃點吧,飯可要吃飽,酒少喝點“。說完,拿起我的碗又裝了一碗放到我面前。”吃多了飯,就吃不動你了“,我說。”那你吃飯好了,我才不要你吃呢“。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你也來點“?陳太太接過我的杯子抿了一口。伸伸舌頭,喘了口氣,”難喝死了“。

我把那碗飯吃完。陳太太也吃完一碗不吃了。”吃飽了,你多吃點菜“。”那喝點酒吧“。”不要,難喝死了“。”喝一點嘛,待會比較有情趣呀“,我說。”呸,誰跟你有情趣“。陳太太說著,但卻拿過我的杯子抿了一口。”我們來錘子剪刀布,誰輸誰喝“?我問她。”好呀,可不許耍賴啊“。來了二、三十次,兩人有輸有贏,到喝了半瓶酒的時候,我連輸三次,喝了三口,剛好把杯中酒喝完。我伸手去拿酒瓶,陳太太搶了過去:”別喝了,喝多了傷身“。說完把瓶子要拿進去,走了幾步,又倒回來,在我杯里倒了半杯,”想喝就再喝一點吧,別喝太多,沒好處的“。我伸手過去撫摸著她拿酒瓶的手,說,”我真幸福,有點家的感覺了“。”你還識得好歹啊,我以爲你不記得東南西北了呢“。陳太太朝我妩媚一笑。飄然走進廚房。我望著她的背影,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完。幫忙著把碗筷收進去。”誰要你幫忙了?去去去,到沙發上坐著去。光著身子晃來晃去,很好看啊“?陳太太在我的背上打了一拳。我嘻笑著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好心遭雷打“。說完便去看電視。

陳太太洗完碗筷,到房間去拿了衣服出來。把我的衣服披在我身上,”整個臭男人一個,喝了酒也不穿衣服,小心著涼啊,我去洗澡了“。我披好衣服,看了一會兒電視,甚是沒意思。聽到衛生間嘩嘩的水聲,便走過去,衛生間的門虛掩著,我推開門就進去。

看到陳太太全身上下水淋淋地,濕濕的頭發柔順地撥在背上,下面的陰毛也緊緊貼在陰阜上。陳太太冷不防見我進去,驚呼了一聲,說:”你個死人,進來干什麽“?我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挂在衣鈎上,”一起洗不好嗎“?”不要,難看死了。“陳太太說。我過去擁住她塗滿了沐浴露的身子,雙手在她身上搓揉著。塗了沐浴露的肉體滑不溜湫的,摸上去甚是舒服。陳太太把水蓬頭朝我身上淋來。”幫我打打香皂吧“。我一邊撫弄著她的肉體,一邊說。陳太太回轉身子,拿起香皂,在我身上全身上下塗抹著。兩個塗滿沐浴露和香皂的肉體貼在一邊,又滑又順。我的手在陳太太的陰戶上來回掃動,嘴巴輕輕咬住她的耳垂。陳太太倒在我的胸前,讓我支撐著她。一雙手捉住我的陰莖搓弄著,不時用指甲搔我的陰囊。我的手指也伸到陳太太的陰戶口上,伸進去一點點,輕輕叩弄挖扒。

衛生間的鏡子里映出了兩具纏綿的肉體和淫猥的動作。一會兒,我的小弟弟便堅挺起來。由於手是濕濕的,又沾上了陳太太身上的沐浴露,我無從得知陳太太是否流了淫水,流了多少。我扳轉陳太太的身子,讓她正面對著我。把堅硬的肉棒朝她的下體撠去。陳太太呻吟著:”不要進去,還沒洗干淨呢“。我的龜頭在她的陰戶四周來回摩擦輕拭。”陳太太笑道:“又來了,你呀,就象餓鬼,真不知你是機器還是種驢”。你笑著說,“你說呢?你也不賴呀,彼此彼此”。

我用手探到陰道口,把陰莖對準陰道,用力一挺,陰莖插了進去。陳太太輕呼一聲,“不要這樣子來嘛,站著不好做呀。”我來回抽插著,因爲站著,不能插得很深,也因爲太多水或有沐浴露的緣故吧,在抽插時,陰莖好幾次滑出了陰道。陳太太靠在牆上,踮起腳尖,雙手摟住我的肩膀,以便讓我插得更深入。

抽插了一、二百下,我看陳太太踮著腳很累的樣子,就把她抱到洗臉台上,讓她坐在那邊,然后叉起她的雙腿盡量地擡高,腿彎架在我的臂彎處,踮起腳,對準她的陰道長驅直入。陳太太的雙手插在我的頭發里,抓著我的頭發。她的兩只腿隨著我的抽插而晃動著,腳后跟一次次打在我的后腰上。也不知用力抽插了幾百個來回,累得我全身汗水淋漓,才終於射了進去。陳太太用手捏捏我的鼻子,不知是贊賞還是犒勞,“真是前世淫鬼轉胎的餓狼”。然后跳下洗臉台,打開水蓬頭,沖干淨我身上的泡沫。轉到我的面前,伸手在我頭上比了比:“你怎麽這麽矮呀,還沒我高呢”。“是嗎?可爲什麽基本上每次都是我在上面啊”?陳太太把水蓬頭朝我手中一塞,嘻嘻一笑:“每次都沒一點正經,真是個活寶,不理你了。”

洗完身子,陳太太穿上了一件性感的睡衣,我依舊不讓她穿內褲和胸罩,在燈光下,由於睡衣質地輕柔,隱約可見她玲珑的曲線,上面突起的兩團肉和下面那黑黑的一塊。我照舊光著身子跑出衛生間,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陳太太進房間去拿了一塊大浴巾披在我的身上。然后把我剛才泡好的茶添了熱水,倒了一杯給我,坐在我的旁邊,上半身蜷縮在我的懷里。看了一會電視,她扭頭問我“想抽煙嗎”?“好呀”,我答道。陳太太到房間去把那包煙拿了出來,點著了一根,塞在我嘴上。“真是個溫柔可人善解人意體貼入微的好老婆”,我拍拍她的屁股。“我有哪麽好嗎?”陳太太歪頭看我。“誰說沒有,我第一個跟他急”。陳太太依舊坐在我旁邊,蜷在我懷里,邊看電視邊用兩根手指捏弄我腰上的一塊肉。

過了一會兒,陳太太忽然擡起頭問我:“小洪,再過十年,你還要我嗎?”“要呀,我不假思索地說。”“可我那時老了呀,變醜了,你還年輕。”“在我眼里,你永遠不會老,就算老得沒牙齒了,也象今天一樣美麗可愛”。“你不是騙我的吧?現在說得那麽好聽,真到那時,怕是叫你都不應了”。 “怎麽會呢,我倒是怕你明天就翻臉不認人了呢”,我輕撫她的脊背。“你真想跟我好”?她問我。 “是呀,那還用說”,我低頭輕吻她。“那好,我們來個約法三章”。“什麽約法三章”?我饒有興趣地問。

她想了想說:“第一,你以后有外人時看到我不要老是盯著我看,看得人心里發慌,不準象上午一樣吃人家豆腐。”“這個依得”,我說,“那第二呢”?她站起身來,走了幾步,“第二……,第二就是不要老是往我家跑,這樣會讓人看出破綻的,一個星期只準來一次”。她歪頭又想了想,“不然,來兩次好了,讓我多看看你”。“這也行,可我想你時怎麽辦?”“別打岔”她說。“那麽第三呢”?我問。她又踱了幾步,“第三,第三……,讓我想想”。“哦,第二條還有就是你來我家我裝作不太理你時,但你別生氣,我是怕我太熱情了老公起疑心”。“行啊”,我說道。她又走了幾步,說道:“第三就是你不能和別的女人好,只要讓我知道了我就不理你了”。“好啊,有了你這麽漂亮的大美人我怎麽會想別人呀”?“這也是爲你好,現在很多女人不干淨。要是你不干淨,我是絕對不理你的。”“那我老婆呢,她怎麽辦?”“誰讓你不理你老婆了?我是說除了慧慧和我之外的其他女人”。她認真地說。“好啊,那我想要你怎麽辦”?我笑著問她。“死人,不會打電話啊”她說道。“待會我把手機號碼給你”。“可是你老公和慧慧都老是在家,不出差呀”,我說道。 “你真是小笨豬啊,我們不會約好了提前一個小時下班嗎”。!她彈了一下我的臉說。

“但我們不能經常約,我想想,十年一次吧”,她笑道說。“什麽呀”,我差點跳起來,“那我甯願死掉算了”。“那你去死呀,死了我省心”,陳太太說。“不行,不行,一個星期三次吧”。“什麽啊,你找死呀”。她想了想說,“不行,太多了,半年一次”。她又笑起來。 “太少了,一個星期至少兩次”。“不行,最多一個月一次”,她還在笑。“太少了,一個星期一次最少都要”。“一個月兩次,你別說了,就這樣定了”。她說,看看我的臉色,過來蹲在我的面前,“怎麽啦?不高興呀?”“不高興,太少了”,我說。“不要這樣嘛,那算了,只要你表現好,一個月再獎你一次”。“怎麽樣算表現好”?“約法三章守的好呀”。“不是床上功夫好嗎?”我笑著說。“狗嘴里總吐不出象牙來”,陳太太捶了我一下。“那好吧,如果你表現好,我一個月也獎你一次”。我歎口氣說。“那不行,你獎的不能算”,她說。 “行行行,你說了算,反正是別人的老婆,我做不得主,能用一次是一次。可是你幫著我算計你老公,我倒是要謝謝你啊。”她聽了這話,突然跳起身抓起茶幾上那杯茶,潑到我臉上:“你這個王八蛋,滾”!說完,跑到房間里,“砰”地一句關上房間門。

我擦擦臉上的茶水,想到:真是女人心,摸不清啊,大概是還有點羞恥心,惱羞成怒了吧。坐了一會,覺得不對勁。我站起來想到房間里去勸慰她,但房間門被反鎖了,打不開。

我敲敲門,里邊沒動情,我又加重力氣敲,里面還是不應。我就叫道:“楊姐,開開門,我錯了,讓我進去吧”。 里面回應道:“滾”!“我錯了,向你梦幻兑换系统道歉,好嗎”?“滾!滾!滾!”我又不停地請求和敲門,可里面就是不應。等了十幾分鍾。我歎了口氣,說道:“楊姐,我真是讓你傷心了。如果真的要我滾,那行,我走。可我的衣服還在里面,你總得讓我進去拿吧”。里面傳來腳步聲,“吧嗒”一下打開鎖。

我開門進去,見陳太太伏在床上,把臉埋在枕頭里,雙肩不停地抽搐,顯是已經哭了。我走過去輕撫她的肩膀,說,“楊姐,我錯了,對不起。”陳太太晃動肩膀,要甩開我的手。我強行抱起她的頭,見她眼睛紅腫,雙眼猶自流著淚,猶如一枝梨花春帶雨,我一下子受到感動,真情流露,心中升起無限憐愛,抓起她的手要朝我臉上打,她掙脫我的手。我就用自己手響亮地打了自己兩個耳光,還要再打,她忽然拉住我的手,哽聲說:“你干什麽呀,瘋了嗎”?“我不好,你對我一片真心,我不識好歹,還說讓你傷心的話”。我抱住她。然后伏下去吻在她的眼睛上,她閉起眼睛,眼淚流得更多了。我對她說,“別傷心了,好嗎?你再哭,我的心都碎了。我真是混帳王八蛋,把你的真情都給糟蹋了”。我不停地吻著她的臉。五六分鍾后,她平靜下來,不再哭了,我拉起她的手,“你打我一下吧”? “你干什麽呀,你,我的手才沒那麽賤呢。”“是,是,是”,我用力又扇了自己一個耳光。 “你干什麽呀”,她睜開眼睛,“別打了”。“那你原諒我了”?“原諒我了笑一個”我說。

她仍舊不理我,我伸手去搔她的胳肢窩,她一下子笑起來,掙脫我懷抱。我撲過去摟住她,吻她的辰,她緊閉雙齒,來回躲避,不讓我吻她。我歎口氣說:“我真是賴蛤蟆吃到了天鵝肉,還說自己飛得高,瞎貓碰到死老鼠,卻說老鼠瞎了眼”。 她撲哧一下笑出來:“你說誰是死老鼠呀”?“說我,說我,”我忙說。順勢伏在去,吻她。她張開嘴,順從地讓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用手輕撫我的臉問“疼嗎”?“不疼,不疼,比起你心里的疼,算得了什麽”?她聽了這話,開始狂熱地和我接吻。經過這一次,似乎兩人都知道對方對自己有了真情,情感有了一次飛躍,也就分外地投入了激情,狂亂地摟抱著,親吻著。一會兒,我扯去她的睡衣,讓她全裸著躺在床上,撫摸她已濕淋淋了的陰戶,我的嘴辰從她的額上吻到乳房,又從乳房吻到額上。她的一只手抱住我的頭,一只手握住我的陰莖,朝她的洞口塞去。我的龜頭一碰到她的陰道,立馬一挺腰,插了進去。

她緊緊她抱住我,嘴里喃喃地不知說些什麽,才來回插了三四下,“呤……”一陣電話鈴響,她伸手摸到床頭櫃上的電話,卻不接起又放了下去。過沒五秒鍾,電話頑固地再次響起來,這次她接起來,一只手按在我的胸前,示意我停下來。我情欲正是高漲時,哪里肯停。她把電話拿到耳邊一聽,按住話筒,輕聲對我說:“是我老公”話筒里的聲音細小但清晰地傳了出來:“……我已經到了,住下來了,平平睡了嗎?”“平……平去我媽……媽家了”。“你怎麽沒去呀?”小……王生日,請……我們……們幾個同……事吃飯“。

由於陳太太被我猛力地一抽一頂,身體隨著我的抽插抖動著,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很不連貫了。陳太太用左手使勁掐我,示意我停下來,我不但不聽,反而加大力度抽插。”哪個小王“?”就是……是我辦公室……樓下的小王……呀“。 ”你怎麽啦,病了嗎“?”……哼,啊不,沒……有,看恐怖片,……怪嚇……嚇哼……人的啊。“陳太太在我的猛力抽插下,有了反映,語更不成調了。”恐怖片?哪個台啊“?老陳好象有點狐疑了,但是做夢也想不到拿著話筒和自己通話的老婆的陰戶正被一根大陽具填充著大力抽插吧?”啊哼……是租……來的片子……啊哈“。”既然怕成這樣就別看了嘛,早點睡啊,我明天回來。長途很貴,我挂了“。老陳大概以爲他老婆顫抖的聲音是嚇的吧?哈哈,下輩子也想不到是爽出來的吧?我想著,心里更加得意,——自己替人做苦力,漂亮絕色的老婆卻放在家里被別人的大雞巴操。這就是貪小便宜的男人的下場吧。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